关注微博:陌草陌花—黄包车。

【周叶】对立(1)

emmm,被说没人开是因为太短小,所以三章连在一起试试。

最近想起很久之前看过的一个电影

感觉里面的设定真的棒,就改了一下用

想不起电影的名字了,如果想起了一定会推荐给大家

未来帝国梗

=====================

上位面的大将军叶修叛变潜逃到下位面去了!

像是忽如其来的六月雨,这个消息轰轰烈烈的传到了整个上位面。

是的,“上位面”

荣耀是一个神奇的世界,如果说,普通世界的组成是个外圈圆,那么,荣耀世界的组成则是一个对立的面。而且,被人为的分成了“上位面”和“下位面”。

上位面,无可否认,他之所以被称为上位面,正是因为它所拥有的财富,权利,科技。他是荣耀星球的头脑,可以说,在荣耀星球上,生于上位面,是一个你无法被下位面的人超越的优势,生于上位面,你便是天之骄子中的一员。

下位面。和上位面相对的,其代表的意义当然也是相反的,贫穷,绝望,疾病,污秽。这里是贫民窟,是被神抛弃之人的垃圾场。

这样的地方,除非的出生于此,没有人会想要在这里生活,至于避难,还不如说的坐牢和受刑更为贴切,不,应该说,帝国的大牢都比这里好的多。

所以,叛逃者叶修竟然从上位面逃到了下位面就为了躲避帝国的追杀?

不得不说,这个消息简直让帝国的统治者们笑掉了大牙,没人想对上叶修,战神的名头可以震慑一切宵小,甚至是那些瞻前顾后的统治者们。能不费一兵一卒的就将棘手的家伙打败,这简直不能让他们更加开心了。

什么?你说叶修只是逃到了下位面而不是死亡?开玩笑,到了那种地方,和死亡有什么区别吗?不,还是有的,在那里,死亡都是一种解脱。是一种美好!

“队长队长,你说叶不修那个家伙脑子里是怎么想的居然逃到下位面去了,凭借那个家伙的实力,即使是在上位面逃窜也能过的很好更何况还有我们你说是吧。逃到那种地方,那是哪?那可是下位面,是……”

“好了少天”喻文州啪的一声合上书,也顺便打断了黄少天的喋喋不休。“叶修既然那么做,就一定有他的理由,至于理由是什么,我们能猜到就猜,猜不到也就算了。”

“唔,这……好吧,就这样吧。反正叶修那个家伙,我是不知道他想做什么,既然他想做,就让他去做。”黄少天背过手去,眼睛上调看着天花板。

“只是可惜了周泽楷那个小鬼咯……”

“呵,大概吧。”


另一边,在一堆已经称不上是房屋的废墟中间,一个高挑但是褴褛的人影在其中费力的穿梭,也不去深究在废墟深处那一双双带着探究和戒备甚至贪婪的眼光,动作缓慢,但是又很巧妙的绕开一切地上林林总总的倒塌的建筑材料和坚硬的钢筋和一些带着秽物的锋利杂碎。

“老板,有小丰收吗,来一根。”


修长的手指夹着一只2分2的小丰收,这是下位面最最常见的一种香烟了。然而即使是这种香烟也可以说是一种奢侈品,比较在饭都吃不饱的下位面,谁还会有闲心来抽这种既不便宜又不能饱腹的东西呢?所以下意识的,卖香烟的那个男人就把这个家伙当成了一个脑子不太正常的,或者说是被流放而来的倒霉鬼,但是无论怎么样,这其实和他并没有多大关系——反正他左右都是赚到了的。

劣质至极的香烟味道呛人的可怕,那人满不在乎的挥手将烟雾打散,抬起眼睑懒洋洋的看着缩在像是临时搭建而起的破破烂烂的弹丸之地的老板“哎,老哥,问个问题呗?”

缩在还没有脸大的窗口的小房子里的人没有回答他,反而还侧了侧身子,醒了一把因为衣衫褴褛而造成的常年感冒出来的鼻子,再在衣服上搽了搽手。乱糟糟的头发将他的脸完全的挡住了,让人实在看不清他的表情甚至是眼神。

叶修——也就是哪个买烟2的男人,也是上位面里闹的轰轰烈烈的哪个将军——笑了笑,没说什么,反而责怪一般的敲了敲自己的头,从身上掏了套,掏出一块成色一般的红宝石,放在了窗口上。

虽说这块宝石成色一般,但放在下位面也算是价值连城的东西了。那人只瞟了一眼,窗台上的宝石就嗖的一声消失,被人在手心死死握着,生怕被抢走,隐藏在乱糟糟的油腻头发里的眼睛贼溜溜的看向四周,警惕着哪里会窜出什么老鼠抢夺了他的战利品。

艳红的宝石被人拿在手里,一边攥紧了一边细细查看审视着。末了,将宝石死死捂在了口袋里,扯着一口破锣般的嗓子“你要问什么,年轻人”

“很简单。”清亮的声音和对方不同,在这种环境下显得是那么的不符合。“告诉我,这里,哪里最危险。”

“哦,就东边那块平原,小伙子,你很识时务,我告诉你,避开他绝对是你所做的最……”

“不”叶修难得的打断了那个人的话。“我要挑战他,仅此而已。”

“哈?”那个人不相信的长大了嘴巴。四周也传来了窃窃的低语和毫不掩饰的嘲笑。这个陌生的年轻人让他们觉得自己看到了一个傻子,在这里,疯子是很多的,但是傻子是很少的,因为傻子在这里是活不下去的。

那个人,包括在暗处的所有人,都以看稀奇的眼光看着叶修。“好的,小伙子,你很勇敢,那么你去吧,去挑战他,哈哈哈哈,去吧,哈哈哈哈,你是英雄,大英雄,嘻嘻嘻哈哈哈哈英雄!”

“谢谢你的情报。”叶修并不在意这个人的嘲笑,他好脾气一般的笑了笑,转身就走,走向他说的东边的平原上。

身后的嘲笑声还是没有停止,但是很快这个得意忘形的家伙就招到了报应,在这里,好东西重来就没有只经过一个人的手的说法。

向前向前,绕过地面上的建筑残骸,绕过角落里的阴冷目光,叶修独自来到了所谓的东方的平原,说是平原,其实也就是一块相对于平坦干净些的地方而已,建筑垃圾没那么多了,除了大的不得了的,和交互错杂再也清理不走的,其他的垃圾碎块无一例外的都被清理走了,显得和这臭名昭著的下位面有那么些许的不搭,但是总体来说,还是充斥这贫穷无序的气味,叶修偏头想了想,迈出了步伐走向前去,可他马上,就被一个同样清亮的和这个环境所不符合的声音叫住了。

“喂,那边那个,说你呢,给老娘站住。”


“哎,这片还有人啊。”叶修刚一听到声音,就懒洋洋的将手举了起来,以这种老土而有效的方式展示着自己的毫无恶意。然后,慢吞吞的,悠哉的转过身,面朝着声音发出的地方,哪里,一个穿着红色抹胸和黑色小马甲配着同样黑色皮裤和长靴的美女,正举着一口似乎在下位面不可能出现的激光大炮对着他。

“哇哦。”即使是叶修也不得不说他被震惊到了。随即他面饶有兴趣的看着那个美女。不是那种男人对女人的富有某些以为的兴趣,而是人与人之间的,欣赏一般的兴趣。“这玩意你从哪里弄到的?挺不错的嘛。”

“咦”陈果见叶修没有因为他手里的大炮而害怕感到有些吃惊,转念一下觉得怕不是个没脑子又胆大妄为的登徒子。冷哼一声,继续提高声量的质问“你这个家伙,跑到我这干嘛?难道没人告诉你,我这可是生人误入的吗?”

“哎,巧了,还真没。他们只告诉我这边是最危险的地儿,怎么危险,还真没说。”

“切。明知道危险还来,你是出门的时候没带脑子吗?”陈果好笑的看着叶修,大炮匡唐的一下呗陈果重重的放在地上,激起了一篇尘土,陈果站在飞扬的尘土里,好像归来的战场,挺胸抬头的看着叶修“这片儿都是我的地,我是这里的老大,懂了吗?懂了就快滚吧!”

“哎,别介啊。”叶修依旧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配上他那张好看是说好看但是这么样都带着点懒散气氛的脸来,倒是有一种名为欠揍的气息了。“那个,老大是吧,你这里缺个打手吗?就那种这么都打不死的还特厉害的那种。”

“不要,滚。”


如果你一定要问陈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果大概会一脸崩溃的告诉你这是他人生最大的转折开始。

但是现在,她不得不带着跟在身后悠哉悠哉的叶修在她的地盘上巡视熟悉。

“哟,老大,看不出来啊,你还挺有爱心。”叶修放下刚刚和那些虽然瘦弱但肉眼可见没受什么虐待的的孩子们打招呼的手,转过头看着陈果的后脑勺。“切,闭嘴吧,好好看着,我这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的地,我告诉你,你要犯了我这里的规矩,就给老娘滚出去”

“好好。”叶修好像心不在焉的应着,目光集中在了周围的建筑,及其人身上,只是为了回答敷衍陈果的话一般“我会的”。

但如果熟悉叶修的那些家伙就知道,叶修不是在敷衍,而是在承诺。

就像他很久之前承诺要当上大将军,要保护哪里的所有的人一样。

叶修并不是一个轻易就许下承诺的人,即便他许下承诺的时候看上去是那么的满不在乎的轻浮。

“切。”但这些事情陈果并不知道,她甚至有些更讨厌这个家伙了。没好气的将叶修领到一出在下位面已经算是很好很不错但实际上只是尚且算是干净的又小又窄的建筑物前“现在暂时就这地儿了,其他的地方是留给小孩子的,如果你脸皮够厚,还是可以去抢抢试试的,怎么样?”

“没事,很好,谢啦。”叶修大度的笑笑,他不是那种因为言语就会生气发怒甚至口不择言的人。换句话来说,叶修的教养是很好的。但是又好的很有分寸。

“呵,今天很晚了,晚饭你可以和我们一起吃,但是从明天开始,你就要自己去打猎或者是采集食物了,我们这里就算是最瘦弱的小孩也不会吃干饭,你这个大男人有手有脚还挺厉害。我想也不会那么无耻吧。”陈果挑眉看着叶修。试图抓住叶修的微表情来给自己把这家伙赶出去增加证据。然而叶修只是很坦然的说了声好的,就开始兴致勃勃的看起了自己的新家。那种坦然是真的坦然。

好吧又让你逃过了一节。陈果想着。又叮嘱了叶修一道这里的规矩,转身走了,作为这片地盘——她取名为兴欣——的老大,她还有很多很多事情要做,比如修理一下看到叶修和她对战进来后跃跃欲试的老混蛋们。

她被一个无名氏打败的怒火,正好没有地方宣泄呢。


评论
热度(16)

© 陌草陌花-今天更新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